【无授权翻译】【侵删】【ABO】【狼人au】Masks I wear by Kamaleen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8186891/chapters/37045095#workskin

请给原文作者支持,谢谢。

第三章(完)

泉奈决定去面对扉间说清楚。

他知道扉间一定会否认,这可能会是一个巨大的错误,但是,他觉得这么久以来,已经够了。

扉间不难找,他的白发总是让他在人群中无比显眼。泉奈要做的只有等到午休时间,他迅速的走到正在和其他同事交谈的扉间面前。

他撞上了扉间的红瞳,这双眼睛毫无表情的看向他,但是泉奈现在又期待又不耐烦,他轻轻抓住扉间的胳膊,用最礼貌的声音对同事们说“抱歉,诸位,请把这个家伙借我一下。”然后他就把扉间拉出了房间,让人惊讶的是,扉间也就由着他把自己拉出去了。

“怎么了?”扉间在空荡荡的走廊里问,这时候大家都在休息室。

泉奈抬头看进扉间的眼睛深处,他回想起柱间说的话,这个alpha有自己的笨拙的方法。他想到那些刻薄的话,那些冷淡的目光,但实际上,扉间从来没有真的伤到过他。

“喂...”扉间恼怒的声音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他看到那双血红的眼睛动摇了,扉间并不是完全的冷淡,事实上这个alpha看上去挣扎着想要说些什么,泉奈决定把他从挣扎里解救出来。

要么他回吻我,要么他揍我一顿,泉奈想,要么就是现在,要么就永远算了吧。

他抓住扉间的衣领,把这个alpha拽下来吻了上去。

在他们碰上对方的唇的一瞬间,泉奈觉得这说不定是自己一生中最坏的决定。但是下一秒,扉间的臂膀就牢牢环抱住他,紧紧地,抱住了他,一只原以为冷酷的手捧住他的头,这个alpha加深了这个吻。

亲吻扉间是他生命中做的最棒的决定之一。

“泉奈,”扉间在他们不得不分开呼吸空气时喃喃道,这个alpha把他抱的更近了,红色眼睛里现在盛满了感情“泉奈...我...”他挣扎着,但没有逃避。

“对不起。”

扉间终于说出口了,他的声音沙哑,双手开始颤抖,但他继续说了下去“我对这一切都很抱歉,我是个白痴,我...”

“嘘...”泉奈微笑,“...这件事我们可以以后再说,现在,我想要你继续吻我。”

扉间照办了。 

///

泉奈看到一只红眼睛的黑狼对跟着他的棕色狼咆哮的时候打了个哈欠。又是一年中两大家族聚在一起狩猎的时候。然而,这一次情况有了点变化,他的哥哥有了孩子了。所以柱间对于斑加入狩猎感到非常有压力,而且总是充满了过度的保护欲。

“这样好吗?”在泉奈身边,一只大白狼对他们两个皱起了眉头。“我哥总是不懂,他是不可能停止和你哥哥发生争执的。”

“好啦,”泉奈打了个哈欠,又把腿伸了出来。“躺下吧,他们可要一段时间呢。”

扉间有点气呼呼的,但他还是照泉奈说的躺了下来。大白狼把前腿交叉放在身前,让泉奈枕着自己的肩膀。

自从他们第一次接吻到现在已经三年了。第一年,他们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来约会,扉间尽力想要补偿泉奈。斑总说扉间很幸运,因为他遇到的是泉奈;而泉奈也很快就原谅了他。泉奈觉得,如果是他哥哥碰到这种事,现在两个家族说不定马上就会开战。

而第一年过后,一切都走上正轨。泉奈发现,在扉间厚厚的面具下,他其实非常关心身边的人;但同时他也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表现出自己的关心。当托扉间向他坦白时,泉奈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扉间羞恼地低声咆哮,好容易等泉奈止住笑声后,泉奈提议说自己会帮扉间来解决这个问题。alpha起初犹豫过,但最终同意了。

后来,在他们一起生活了第一年后,泉奈又开始看到一些他以前没有注意到的小细节。比如每当他们冲向猎物时,扉间都试图超过他。又比如他们狩猎大牡鹿的时候,扉间也总要先跳出去拦在猎物面前。之前没想过扉间的用意的时候,泉奈简直要气得跳起来打扉间的脑袋。但他突然意识到,所有这些他所以为的扉间是要来向人炫耀自己或来凸显泉奈的无能的行为,实际上都是扉间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的尝试。他们当然也谈过这个问题。泉奈清楚,Omega在生理上的确要比beta和alpha要弱,但他需要扉间明白,他也需要战斗。他需要参与其中。与大多数家族不同的是,宇智波在从事危险工作时从不将Omega排除在外,族内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但令泉奈感到意外的是,扉间很快就接受了这一事实,但他要泉奈向他承诺,如果Omega感觉有任何不舒服都必需会立即通知他。泉奈同意了。      

 “你的发清热很快就会开始了,”一天,当他们在扉间的房子里闲荡时,扉间说道。与泉奈不同,扉间住在城市郊区的一栋房子里。这里空间很大,还有一个大花园,而且,它就坐落在森林附近,这意味着扉间可以随心所欲的变回巨狼的形态,然后跑到野外去。“真的吗?”泉奈从打瞌睡的地方站了起来。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日历。然后,他发现扉间是对的,不由脸红了。“你怎么知道的?我…我都没意识到……”

“是你的信息素。”扉间回答。“昨晚开始变得越来越甜……就要成熟了……”这个alpha战士说到最后一个字时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呼噜声,这让泉奈浑身颤抖。

“问题是……”扉间来到泉奈身边坐下。“……你需要我帮你吗?”

泉奈眨了眨眼,然后脸红了。他们已经在一起三年了,但他们从来没有在一起度过发清期。扉间是认为现在还太早了,他希望他们在婚后再一起度过这些时光。

“结婚”,泉奈又打了个寒颤。他还记得斑的婚礼。那一天过得非常紧张,完全不是婚礼本该有的欢乐,斑甚至不想举行这个婚礼,但他们都必须尊重传统。幸运的是,柱间很善解人意,并和斑一起省略了很多繁冗的礼节。所以他们的婚礼只用了半天就完成了。“你是在向我求婚吗?”泉奈突然说,想开个玩笑忽略过去。但当他转过头去看扉间时,alpha的眼睛显示出他是认真的。

“你会答应吗?”扉间答道。泉奈眨了眨眼睛,他想说“会”,但他还想要确认一下。“再问我一次。”

扉间从沙发上滑下来,跪在地上。他把泉奈的手放到自己的手里,很有可能还捏了一下。“你愿意嫁给我吗?”

泉奈瞪大了眼。然后他笑了。“我愿意,”他说着,从沙发上一跃而起,亲吻了自己的alpha。

///

泉奈揽住扉间的肩膀,申吟着。alpha带着他往他们的床边走去,他的唇贴在泉奈的脖子上。“扉间…”泉奈试图向那他伸出手,因为alpha把他扔到了床上。“快点,过来...”

“嘘……耐心点……”扉间压上泉奈时,喉咙里低吼着。他的瞳孔扩大了,泉奈知道扉间很快就会把他们俩的衣服都扯下来。

“快点,”泉奈把扉间拉到自己身上,拱起他的臀部。扉间立刻向后退了一步,用他的体重压住了泉奈。他的手已经伸向泉奈的衬衫。上周他们已经结婚了,比泉奈和扉间的发清期早了一周。斑说,他们很幸运,因为今年他们的生理需求是同步的。柱间说,在一年前,扉间就决定要求婚了,这一定是命运的安排。

泉奈在帮扉间脱衣服时回想起了他们的婚礼。婚礼很短,也很简略,非常像斑的婚礼。

“你在想什么?”扉间边解衣服边问。他自己呼吸急促。

“我想要你标记我,”泉奈回答说,抬起一条腿环住扉间的腰。之前他们迟迟没有标记,今天他们终于可以这么做了。“我想要……哦,天哪,我好想要……扉间……我觉得……我湿的好厉害……哦……把我的裤子脱掉……拜托……”

扉间咆哮着,但马上就听泉奈的开始了动作。很快,泉奈的裤子就飞到了卧室的一个角落。泉奈申吟着,扉间抬起他的臀部,使Omega袒露出来。悸动的博起,清澈的液体从他的腿上流下来,还有翕和着的柔软。

“来吧……”当他注意到扉间的注视时,泉奈的双颊涨红了,完全沉浸于其中。“……扉间……”

扉间只是紧紧抓住他的臀部,埋头用唇舌舔着,得到了他想要的声音作为回应。不一会,Omega就把自己的肚子上弄脏了。

“扉间…”泉奈申吟着,而爱人还在不断地舔他。“……你的气味……”他伸出胳膊,摸了摸扉间两腿之间的鼓胀。

“泉奈……”alpha咆哮着,试图警告他,然后又俯首。这次他不只是舔,他开始用舌头逗弄泉奈,Omega觉得自己要融化不见了,达到了第二次极乐。第三次是被扉间用手指送到了顶峰,再一次是咬。四次之后扉间才脱下衣服,只说了一词;“现在*”。

泉奈申吟着,马上把alpha推了开来,这样他就可以从这四次清潮中缓一缓。他看得出扉间快到极限了。不像Omega的发热会让理智慢慢丧失,直到荷尔蒙达到顶峰,alpha则会让一切都陷入疯狂,不会有来得及喘息的机会,不,从一开始就会在极致的顶峰。“疼就告诉我。”扉间边说边脱下自己的衣服,然后用自己的身体盖住了泉奈。“或者有任何不喜欢的事,告诉我,我不想让你受伤。”

“好的,”泉奈点了点头,做好了准备。扉间轻轻地试探进去,但当他看到泉奈可以忍受时,他很快加快了动作。就像不会有明天一样,扉间继续他的步伐,无止境的索求,残酷,无情,直到泉奈尖叫出来。在泉奈觉得自己看到幻觉之前,扉间的牙齿咬在了腺体上,刺穿了它,给泉奈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都带来快乐和痛苦。同时,扉间还在不断进攻,泉奈简直要失去意识了。

扉间在快到前把泉奈翻了个身。现在alpha压在Omega的背后。“太不可思议了,”Omega一边把头靠在alpha的肩膀上一边呜咽着。他能感觉到大量的种子进入到自己的身体。扉间咕哝着作为回应,然后舔了舔泉奈的脖子,清洗掉血。在那之后不久,扉间又开始了索求,他们连续三天都在这样做,每一轮之间几乎没有间断。

 “我爱你”。

扉间说。他说这话的时候还在泉奈的身体里成结。他一边说,一边拉着他的伴侣亲吻。泉奈微笑着回吻扉间。

“我也爱你。”

END.

*原文是present。。。我其实感觉应该也有可能是礼物???但是不太确定,英语很垃圾。有大佬要是有什么想法的请跟我说。

最后一部分好难。。我已经尽力了。

泉奈真好。。。

还有在背景里疯狂抢戏的柱斑,想看这个太太的柱斑。

自此翻译就完成了,对我而言是个新奇的尝试,只是很对不起原文作者,作品被自私地当做消遣的道具了。而且感受到翻译的困难,很难转述原文的美感,果然语言这种学问不是想当然就能上的。

原本的好文被我糟蹋的干巴巴了,说不定哪天我就自己删掉了。

目前看有几位大佬关注了我,现在文章完结啦,就请取关吧。这个号本来是用于啃粮,是因为特殊时期心浮气躁想来打发时间顺便看点英语才动的手,以后也不一定还会翻译。可能只会作为私人号丢点自己的碎片上来吧,只做自娱自乐用,没必要关注。

最后,昨天重温了魔法少女小圆,初心啊。有小圆和焰这种模式的柱斑吗,厚脸皮求求文。

评论 ( 6 )
热度 ( 41 )

© 桓政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