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翻译】【侵删】【ABO】【狼人au】Masks I wear by Kamaleen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8186891/chapters/22368668#workskin



(本章只有两句话柱斑,有路人未成功的强迫剧情,还是预个警吧)


第二章


“泉奈,你怎么不坐到办公桌那边?”

“抱歉,”泉奈挠了挠后颈,主任*向他走来。自从最近扉间开始在这里办公后,泉奈待在自己办公桌后的时间越来越短。他宁愿下班后把工作带回家去,在学校时他就在校园里转来转去,做出一副很忙的样子。

“不论如何,”主任其实也不在意这些,这让泉奈很感激,“你知道下周音乐会的安排的吧。”

“当然,”泉奈点点头,他们在下周会举行一个音乐会,这样大多数学生都能得到在观众面前表演的机会。当然啦,全家人都来观赏的活动总是不赖的,至少泉奈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时间表有变动哦,”主任说,递给他一张纸。“我们老大,”她指的是音乐学校的校长,“希望有一个钢琴-小提琴二重奏,既然目前我们只能找到你和扉间......”

“等等?”泉奈惊呆了,“他想要我和扉间先生一起演奏吗?”

“是的,”苏珊**,他的主任点头,笑得非常开心,像很期待的样子“我已经通知了扉间,我们就指望你了,祝你好运!”

泉奈只想撞墙。

///

这之后,泉奈发现他自己坐到一架三角钢琴前,扉间拿着小提琴站在他身旁很近的地方。

他们得演奏好几首乐曲,毕竟编排歌曲的不是他们而是主任。不过泉奈很高兴自己在演奏的时候绝不会再出丑了,他不想再在这个alpha面前丢脸。

“那么,我们可以开始了吗?”他问扉间,试图让自己听上去和平常一样,藏好紧张的情绪。扉间点头,泉奈开始演奏。

放松...专心...他告诉自己,这只是排练罢了,做完后直到明天早上的练习时间,我都不用再见到他了。

泉奈觉得自己分裂成了两半,一半的他很想要多看看扉间,另一半的自己却对扉间冷漠的眼神感到疲惫不堪。扉间憎恨宇智波--憎恨自己,这样的念头不断在泉奈脑中盘旋。

///

“所以,你要和扉间合奏?”

“是的,一个二重奏,”泉奈颔首,叹气“我能怎么办?我的哥哥建议我说装作扉间不存在的样子就行,我也试过了,可这根本没用。”

在内心深处,泉奈知道自己真正想说的是“我做不到对扉间视而不见。”但他也清楚自己不能这样大声说出来。

“嗯...”镜点点头,从冰箱拿了瓶啤酒。今天是他表弟***来拜访的日子,镜会在族里待几天,不过这也取决于具体的工作安排,所以他决定待在泉奈的家里。

泉奈想换个话题时电话响了,他拿起电话看到来电提醒时,倒吸一口凉气。是扉间。

“扉间先生...”

“你今晚有空吗?”

“?!”泉奈眨眨眼,好几秒说不出话“你说什么?”

“校长想先听下我们准备的怎么样了。”

“哦...好的。”泉奈把啤酒一饮而尽,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觉得有点失望。好吧,现在你开始幻想扉间会约你出去了哈。

“很好,他希望在七点见到我们,不要迟到。”

“我...”泉奈想说他知道了,但是扉间干净利落地挂了电话。

“怎么了?”镜坐在椅子上问,“扉间吗?”

“是的,”泉奈点头“我们校长想先看看我们的演奏,晚上七点我要出门。”

“那么你应该不会在家吃晚餐?”

“不知道,”泉奈叹气“但是如果要花一个多小时的话,我估计会在外面吃。”

“哦...”镜抓起遥控器给电视换了个台。泉奈跟着坐到沙发上,有时他简直要嫉妒镜了,他的表弟看上去根本不在乎扉间是怎么看待他们的。

实际上,泉奈觉得应当只有自己一个人在乎扉间是怎么看待宇智波的。

///

泉奈不确定为什么校长要先看看他们的合奏,或许是因为他和扉间一个是千手一个是宇智波?即使在斑和柱间结合后他们两家人都好像不该搀合到一起似的。

“无与伦比!”

校长对他们的合奏感到大为震撼,他实在过于激动了,甚至开始了一场关于他们两个是多么天作之合的演讲,并暗示泉奈和扉间应该和对方一起参加每一场演出。在他讲话的时候,泉奈的脸一直是红的,发自内心的希望能钻到地里去。在他身边,扉间对着场演讲没有任何表示,但泉奈知道如果眼神能杀人,校长已经死了无数次了。

在完全变成演讲的交谈过后,校长脸上挂着巨大的微笑,终于放他们走了。

当他们走出建筑时没人说话。起先泉奈还想在离开前说句晚安,但他看见扉间的脸色在告诫他应该闭嘴直接走人。所以泉奈什么都没说,安静的回去了。

///

回家前泉奈想在外面吃点东西,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镜应该没有给他准备晚饭。

他决定去附近的小卖部买点三明治和饮料。他还不算太饿,而且冰箱里还有些剩菜。如果之后饿了的话,他总能找到吃的。

但是,事实证明这不是个好主意。泉奈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发现这是岩隐族****的狼人开的店。通常情况下,由于大家都遵守避免在公共场合起冲突的潜规则,这并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且他们的老板是一位年迈的女性beta,她看上去不在乎自己的顾客属于哪个氏族。

但当泉奈给三明治和饮料付钱准备走出店门的时候,一群alpha与beta狼人围住了他。

“嘿,看我们抓到个什么,”一只狼人傻笑着凑上来,嗅着空气里的味道,“你好啊,小甜心,你来这里干什么?”

“滚开,”泉奈简洁地回答他,他之前也解决过这样冒犯他的alpha和beta,眼睛很快的扫过他们,就找到了这群狼人的弱点和出路。Omega在力量上的确是弱势,但他从青少年开始就学会了怎么对付他们。

“得了吧,再呲呲你的小牙齿让我看看?”一个beta嘲笑道“我简直不敢相信宇智波堕落到这种地步,要选两个Omega来做他们的首领。”他捏住泉奈的下巴,但马上被泉奈打飞了出去,还撞倒了一个alpha。其他人震惊了,冲着他咆哮。

“不像你们,”泉奈轻蔑的笑“我的家族关注的是才干,不是性别。”

“你这个小混蛋!”一个岩隐的狼人跳起来攻击他,泉奈很容易的闪过。但他知道在对方一起攻上来的时候他很难长时间占据上风,于是他猛击第一个alpha,闪避过第二个,然后击碎了第三个alpha的膝盖,他咆哮着试图用爪子抓住他,但泉奈再被碰到前就躲开了。

然而,即使他比他们更有技巧,也很难长时间地持续搏斗。慢慢地,岩隐的狼人们在店里把他逼得走投无路。而老板似乎对正发生的事情毫不关心。

泉奈被两个alpha抱住的时候还在反击,还有另外两个beta抓住了他的腿,他踢了其中一个的脸,打碎了她的鼻子。一个alpha咧嘴一笑,在他面前缓缓压下身子,坐在他的胸前,“我倒要看看,你等会怎么伺候我们。”

现在泉奈真的慌了,之前被围住的时候他就有点担心,但现在他实打实地觉得慌乱,他决定逃跑。他挣扎着,试图摆脱身边任何一只手,但是岩隐的人也吸取了教训,之前泉奈差点撕下一个人的耳朵,那个倒霉蛋现在还倒在地上,捂着血迹斑斑的脸侧。

“我什么都不会做的,现在你们给我退开,”尽管害怕,泉奈仍然看上去非常强硬。他试图把腿从他们的压制下挣脱回来,但是对方人太多了。泉奈没办法逃出去。

“哦,之后你就会的,”一个alpha大笑,其他人也跟着笑了起来。泉奈感觉自己双颊褪去了血色,压在他身上的alpha狠狠掐住他的喉咙,他在窒息时还在不停挣扎,他迷迷糊糊地觉察到有人试图摸他的大腿和臀部,眼里不由得涌上泪水。当感觉到衬衫被撕扯时,他的眼前模糊了。

当泉奈快昏过去的时候,他的本能让他发出了一声尖啸,这是只有处于极度危急状态的Omega才会发出的求救信号。

“不会有人来帮你的,”一个alpha说,但马上,他的喉咙就被勒断,向后倒下时他发出最后的尖叫声。泉奈瞪大了眼睛,他看见红色的液体从那个alpha的喉咙流出来,身边拉扯他的手全都不见了。

泉奈的气管终于得到解放,他喘着气咳嗽着。他能听到他周围发生了争斗,但他不知道是怎么开始的,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他的视线仍旧被泪水挡住了,只能看到一些颜色和形状,其中最吸引他目光的是一个白发的高个子。泉奈猜到了那是谁,他立刻有了强烈的冲动,想要站起来自己反抗;在扉间身边时他尤其不想显得虚弱。因此,尽管视力还模糊,他依然找了个机会,把他的腿往后一甩,踢了其中一个人的脸。在那之后一切顺利,泉奈利用那些压制他的人分散注意力的一瞬,就把他们都放倒在地上。但当他稳住自己,想要再次加入战斗时,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扉间现在就站在他的前面,alpha身上除了敌人的鲜血之外毫发无伤。泉奈不确定那血是不是他的,但很大可能不是他的。千手家的alpha转过身来,与他四目相对。当扉间盯着他的时候,泉奈努力不移开视线。他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扉间的眼神似乎在寻找什么。也许他在想怎么嘲笑自己?泉奈想了想,对这个想法畏缩了。是的,也许就是这样,他总是很享受看到我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现在好了,不得不说被人摁在地板上爬不起来是挺丢人的。泉奈试着通过自嘲来让自己好受点,但这没有用。当他回想起来,他忍不住咬住嘴唇。事实上,刚才发生的事情确实让他感到害怕,以至于现在他只想要逃走躲起来。但他做不到。他是宇智波的二把手,他不能软弱,他不能逃。

时间像凝固了,扉间先开了口,“你到这种地方来,在想什么?”他的声音冰冷而疏远。泉奈几乎能听到他声音里的厌恶。他几乎能在alpha的句子里听到“你为什么这么白痴”。“只是想买些东西。”泉奈回答说,他讨厌自己的声音那么小,那么胆小的样子。他强迫自己挺起胸膛,让自己看起来不受刚才发生的事情的影响,并试图忽略这样一个事实:他差点就要被那些躺在他们周围失去知觉的人渣强迫了,“我不知道他们会突然开始攻击,这违背了狼人的共识。”他说,想要为自己辩护。

“你表现的像个雏鸟”,扉间责备他“我不敢相信你是族里的副手,在你这个职位的人不应该这么粗心大意。”

“闭嘴!这一天我都受够了!”泉奈真想冲他吼一句,但那听起来太幼稚,也不够稳重。冷静点泉奈,朝他大喊打叫是没用的,现在应该保持镇静然后回家,他告诉自己,尽力不去理会自己颤抖的手。

“谢谢你的帮助,”他强迫用最平静的声音回复扉间,然后走上前拿起购物袋。他的三明治和饮料在战斗中幸存了下来。至少我没那么倒霉,他又试图开自己的玩笑,但也依然没什么用。糟糕透了,泉奈想,觉得自己看起来肯定也很糟,充满了挫败和疲倦。他现在只想离开这里回家。

扉间什么也没说,泉奈经过他走到门口,他知道说句谢谢然后就离开是很不礼貌的,至少他应该和对方去喝杯酒什么的,但他现在真的没有力气做这些了,以后再说吧。然而,当泉奈正要走出商店时,扉间抓住了他的手。泉奈僵在了那里,这是扉间第一次这样做。通常alpha只会在拳击台上触碰到他。泉奈把他的头转回去,准备问这个alpha想要做什么,之后他就可以回家了。但他完全没想到扉间接下来的话。

“小心点,”alpha说,泉奈迷惑地皱起了眉头。

小心?扉间只是叫我小心点?等等,我是在做梦吗?

但alpha没有再说话,他松开了泉奈的手,走开了。泉奈咽了一口气,决定也走开。他对刚才发生的事仍然感到震惊。他被岩隐袭击,他们几乎…几乎得到了他们想要的,然后扉间来帮忙,现在他们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各走各路了。

 老实说,泉奈也想知道是什么让扉间决定帮他。众所周知扉间很恨他,如果泉奈或任何一个宇智波死了,他都可能为此会庆祝。那么,扉间帮助泉奈摆脱那些岩隐的狼人是没有任何人会想得到的事。

///

泉奈花了点时间回到住处,回去后他还在沉思,没有注意到有一辆熟悉的汽车停在大楼前面,这是他哥哥的车。当泉奈走进他的屋子里时,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哥哥也在这里。

斑坐在沙发上,一手拿着杯饮料。镜在厨房的某个地方,可能是想给他们的老大找点吃的。然而,从他哥哥脸上的表情看,泉奈知道这次斑的到来不仅仅是“我想你了,所以来看看你”这么简单。

“你受到了攻击。”泉奈一关上门,他哥哥就开口了。

“是的,”泉奈点点头,很奇怪他的兄弟是怎么看出来的。在走进公寓大楼之前,他确保已经把所有的伤口和瘀伤都遮盖了起来。“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斑扬起眉毛。“扉间发短信给我了。”

“等下?扉间 ?”泉奈皱起了眉头。现在他更加惊讶了。扉间告诉哥哥我被袭击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是想要什么回报,还是他…不…不…他可能恨我们,但他不会敲诈我。这不是他的风格……

然而,在泉奈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心思之前,斑把他拽了出来。“好了,现在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我要知道全部。”

但泉奈不想把一切都告诉斑。他现在只要想想刚才发生的事,就会觉得尴尬和恐惧。但斑总是知道什么时候他在撒谎,什么时候他会决定不把一切都告诉他哥哥。他的哥哥一直都很了解自己,而这次泉奈真的不想让斑自己发现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相信,即使他什么都不对斑说,他的兄弟仍能找到办法去查到监控之类的东西。因此,当镜坐下,端来两杯热茶时,泉奈也坐下来告诉镜和哥哥在他离开公寓去见校长后发生了什么。

///

说斑生气了是太过于轻描淡写了。如果为了报复而杀人是合法的话,泉奈确信宇智波家族的所有成员现在都将立刻前往岩隐的领地。

“那些下流的东西。”斑咆哮道,“我要把他们的头从肩膀上扯下来。”

“哥哥,”泉奈安抚道,“冷静下来。这不是……”

“不要。”斑恨恨地,举起手来阻止泉奈说下去。“不要说没关系,你知道这不可能没关系。"接着,族长转向了镜,“我听说你会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有兴趣比原计划停留久一点吗?”

“哥哥……”

“我很感兴趣,”镜点了点头,打断了泉奈的话,“别担心,我会照顾他的。”

“镜……”

“很好。”点了点头,斑说道“我要去和柱间谈谈,看看那个白痴能不能在我动手前,先给岩隐一些颜色看看。”

“你不是认真的吧?”泉奈的下巴都掉下来了。“你不能因为……就开战。”

“够了,”斑低吼了一声,泉奈立刻闭嘴,他的哥哥也停止了咆哮,泉奈从他的表情看出斑感到很抱歉。但泉奈深知他的哥哥不会因为感到内疚而改变主意。斑走后,泉奈被领着去洗了个澡,然后就休息了。他对镜怒目而视,但还是决定算了。他的表弟只是照他哥哥说的做,而斑是他们的族长。

“我会没事的,”泉奈抱怨道,镜几乎是在他的房间里站岗。“我知道如何战斗,我知道如何使用枪支,好吗。”

“好吧,”镜叹了口气,最后离开了,只留下泉奈一个人在他的房间里。泉奈呻吟了一声,因为现在他终于是一个人了。他倒在床上,试图不去想发生了什么事。

“也许我应该休息一天,”Omega想了想。

当他手机响起来通知他有信息的时候,泉奈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这是条来自扉间的消息,当泉奈点开它时,手都是颤抖的。文字很简短,但泉奈想,扉间在点击按钮发送前是不是也曾这样盯着这几个字反复的看呢。

“晚安”是扉间发过来的的。泉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所以他回了句“你也是”,然后一直盯着暗下去的屏幕里的自己,直到睡着。      

tbc.


*原文是boss,昨天我顺手翻成校长了,今天发现扉泉的boss之上还有boss,才是正牌校长,前文的校长应该是今天的“主任”。

**原文是Susan,这么西化的名字不可能是火影的吧,一个龙套角色我就直接翻苏珊了,有错误请指正。

***镜在文中是泉奈的cousin,我脑子抽了前文全翻得侄子,我的锅。

****原文是lwa clan,根据第一章大佬提醒Kiri clan可能是雾影我猜的应该可能maybe是岩隐,有错误请指正。


前文的错漏还是全翻完再改吧,感觉虫好多。


这一章我是一口气翻下来的,本来说今天早点睡翻一丢丢就好,但是吧,这章的发展大家都看到了,我是忍不了只看一半的,将心比心顺手翻完了。但是我这边现在已经很晚了,一口气弄下来错漏肯定特别多,大家多担待吧。喜欢的话去原作者下面点小心心哦,谢谢。

评论 ( 10 )
热度 ( 36 )

© 桓政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