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翻译】【侵删】【ABO】【狼人au】Masks I wear by Kamaleen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8186891/chapters/18757451#workskin

喜欢请给原文作者点小心心~


第一章(完)

狩猎开始于黎明之前。泉奈换了条简单的运动裤,挣脱了睡意,准备去到外面猎场。众人在大门汇合。当泉奈看见斑和柱间扉间正在低声交谈时心下一颤。他们都只穿着方便活动的裤子,泉奈发现自己很难吧目光从那只白狼健美的肉体上移开。

“我错过了什么吗?”

泉奈装出一副无事发生的样子,加入了他们,在他靠近时,扉间一个眼神都没给他。

“北边有一群鹿,”斑对他说,又四周环顾了一番,看看有多少人准备好了加入狩猎,“就只有这些了。”

“那快出发吧,”柱间笑着招呼,于是所有狼人,不论宇智波还是千手都抬起头,跃跃欲试。他们褪去自己的衣物,折叠整齐,用皮绳系到自己的左腿上固定好,变回了一群巨狼。

泉奈变化的时候感觉自己正从旧有的人类皮肤里挣脱出来,当他终于四爪着地时,他晃了晃身子适应了一下。他的旁边,斑正在嗅着空气。不论多少岁月流逝,宇智波家的狼人总是有一身黑色皮毛和一双红色的眼睛。

一头棕褐色巨狼用鼻子蹭着斑的脖子,斑被烦得低声吼他。这头棕狼当然就是千手柱间 ,露出了招牌式的笑容(很难想象狼的脸上怎么才会出现“露齿而笑”这个动作),然后就离开了,斑紧随其后。泉奈转头去看扉间,然而他仍然没有给予泉奈一丝目光。暗叹一声,泉奈跟上,其余族人也开始奔跑。

追踪的过程很愉快,也是泉奈最喜欢的部分,因为这能帮助他远远地甩开不该想的事,只专注于眼前。在他身边是千手家的白色巨狼,按照惯例,应该是族群中的副手来领导侦查队伍。

“这边,”泉奈边说边跳过倒在地上的大树残骸,嗅着空中的气味,他们离鹿群已经很近了。

风向突然改变了,扉间身上的气味扑面而来,泉奈脚下一滑差点摔倒,他的胃缩成一团,一种温热的感觉弥漫开,很像发情热的时候,算起来也就在这两天了。这感觉让他眩晕了一阵,于是对猎物的追踪中断了。

泉奈对自己感到一阵难堪和沮丧,他转向身侧的白狼“扉间...”,想告诉他自己追丢了鹿群的踪迹。然而这个alpha直接打断了他“在东边”,声音冷静,好像要更突显出泉奈的失误,他啸集狼群。

泉奈现在觉得糟糕透了。

 

狩猎过程也很糟糕。每次泉奈想要进攻的时候扉间总会阻止他。最后这个白色的alpha猎杀了三头鹿而泉奈一只都没抓到。

“扉间,你该知道这些你没必要全部都一个人做。”

泉奈跟在扉间身后,看着他一跃而起杀死了那头巨大的雄鹿。当然啦,泉奈知道自己一个人是不可能拿下那头大型食草动物的,但是扉间甚至都不让他试一下。

“别挡我的路,”然而扉间这么回他。泉奈觉得自己血都凉了,最后,他真的走开了。

这就像回到了他们的高中时代。每次狩猎课上扉间总是能让泉奈感到挫败。这个alpha每次都不允许泉奈进入到狩猎第一线,就好像搏斗课上还没把泉奈羞辱够似的,在这个科目上,泉奈也是屡战屡败。

“扉间先生。” 

在他们为两大家族都猎取了足够猎物后泉奈又尝试了一次。大家都朝他们走来,帮他们把战利品运回去。

这次,白狼只瞥了他一眼。

“你知道,我们应该互相协作。”泉奈试图让自己听上去自信又轻松,即使他已经有点害怕扉间又会怎样回复他了。“至少也请你试一试。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最起码要做好表面功夫。”

扉间什么都没说的走远了,族人走进泉奈时,他觉得自己的心沉了下去。他做出一幅平常的样子指挥宇智波们去宰杀猎物。但当他和千手扉间并肩走回千手家时,他不禁感到自己和身边的这头alpha比较起来,无比虚弱渺小。

/// 

 庆功会非常有趣,从回去后直到午饭过后他们都在休息,为晚上两族间的友谊赛做准备。

作为宇智波家的二把手,泉奈当然也要参赛。他不由得大大叹了口气,这几天他叹气的次数真的格外多,他看到大家又变回狼的样子聚集在外,在这次切磋中,他会对战扉间,而斑会对战柱间。

他的哥哥早就入场了,咆哮着和柱间厮杀。这对于一个omega而言真的很罕见,但斑总是那个例外。当然,泉奈觉得自己家族中的例外挺多的,比如说他们从不在意族长的生理属性。有些千手或许会对此感到恼火,但是斑在战场上总是那么鲜明,他精确,果决,并且致命,最后,是柱间的背先着地,对斑露出了腹部。

有人可能会说柱间对斑手下留情了,但实际上这话说不准,因为斑早就不知道打败多少alpha了。

斑退出场地后,柱间开心的在弟弟耳边说了些什么。接下来就是泉奈和扉间了。

泉奈之前从未在战斗中击败扉间,他怀疑这次也一样。但他还是率先攻击那只大了他一圈的白狼,试图抢占先机。

最后,他还是像往常一样输了,他咆哮着倒在了地上,扉间欺身而上,尖利的狼牙贴近了他的脖子。泉奈还想反击,但扉间冲他低吼了一声,他愣住了,发出一种柔顺的声音,宣布战斗结束。

扉间一言不发的让他起身,泉奈本想说些什么,但是扉间看他的眼神让他闭上了嘴,直接走回到族人身边。下意识的,泉奈摆了摆臀部,摆脱有点被刺激到的发情期前温暖的感觉。

他没有注意到背后扉间盯着他屁股的样子。

 

 “你打得很好,”

“谢谢, Nana-san*。”泉奈回了一个温和的笑。Senju Nana是他除了柱间之外遇到的最友好的一个千手了。

晚餐时泉奈坐在一桌千手和宇智波之间,他意识到大家没有按照等级排序坐在一起时松了口气,和自己的一些侄子坐在一起。他是这里的宇智波中唯一的Omega,其他的都是beta。

除开宇智波外,这里还有三个千手。Nana,这位女性alpha也参与了今天的狩猎,还有其他两位男性beta。

“别摆出这种表情啦,”**Kagami,他的一个侄子说“你真的做的很不错了。”

“我又输了。”泉奈耸耸肩,咧嘴笑了笑,想掩饰内心真正的感觉,“我是说,从高中开始我就总是输,或许我应该记录下扉间踢了我的屁股多少次。”他大笑,完全不在乎的样子。然而Kagami的眼神告诉他这没起多少作用。

“我必须得说扉间大人是位杰出的战士,”Nana点点头,“事实上,有时我们的族长都会输给他。”

“可以想象,”泉奈轻笑,随后换了话题,不想再讨论那头大白狼了。

再晚点的时候,人们都起身互道晚安,泉奈和每个人都说了再见之后去到斑和柱间的那张桌子。他们仍然在交谈,而且话题好像很严肃。  

“天刚晚时你们可没这么严肃,”泉奈说,做到扉间前面。当然他本来不想坐这的,但没办法,这里只剩下这个座位了。

“我不想让孩子们听到,”柱间耸耸肩,叹气“好吧,说回日向,我觉得他们会是个好盟友。”

“他们自大又傲慢,但还不蠢,”斑说“和他们交易你要小心。”

“你现在听上去真像扉间,”柱间噘嘴,这让他的伴侣和兄弟都瞪了他一眼“看吧!现在你们是一伙了!”

“偶尔吧,”斑哼了一声,而扉间翻了个白眼。泉奈不得不藏好自己的微笑,因为柱间说对了,现在斑和扉间真的偶尔会合作。

“所以,你们俩都同意我扶助日向?”

“这取决于你,”斑眯起了眼睛,“但要保证不要把我的家族扯进任何你做的决定里。”

“当然,我当然不会想要命令宇智波!”柱间惊得快喊出声,这个alpha近乎于恐慌了,但当他看到斑嘴角挂着的笑时,他的声音低了八度“斑,你想做什么?”

“你知道,”斑笑了,“我很喜欢你努力确保我不难过的样子。”

泉奈感觉到扉间简直是怒视着他的兄长,千手的族长站起来把斑拉进了一个深情的吻里。

“或许我们应该回卧室继续。”

柱间喃喃道,他的胳膊依旧环绕在斑的腰间,来不及回复,斑直接把柱间拉回他们房间。

泉奈自顾自喝了杯酒,觉得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扉间早把宇智波族长杀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嗯...”,泉奈让到一边,扉间从他身边走过,朝大楼的另一边走去。“我为我哥哥的行为道歉...”

“省省吧,我不想听。”扉间打断了他的话,径直离开了。泉奈深吸了一口气,立即也朝自己的房间走去。他有点懊恼自己居然认为扉间至少会容忍他的存在,心也就沉了沉。他拿了份抑制剂就上床睡觉了,入睡前都还沉浸在忧郁中。

/// 

年终聚会几周后,泉奈也终于回归了日常生活,继续自己钢琴家和教师的身份。他以为不会再发生什么意外了,直到他看见了自己的新同事。

千手扉间。

当泉奈在办公室看到扉间的一瞬整个人都僵掉了,起先他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然后校长向他介绍了扉间,并告知他将会在这里临时教授小提琴的课程,直到他们找到新的小提琴老师。

校长说他能认为扉间和泉奈一定能友好相处,毕竟他们的家族都不再互相争斗了,所以他把扉间的办公桌安排在泉奈旁边。泉奈很想说事实不是这样的,但为了两族之间的关系,他又不能说这种话。

他只能期望不会有更糟的事发生了。

tbc.



///

泉奈:早说我不去,去了打又打不赢,撩又撩不动,有什么意思。

扉间:求大哥不要秀了,单身alpha汪没活路了。

柱斑:愚蠢的欧豆豆啊。。。(露出人赢的微笑)。


*Senju Nana是千手家谁啊。。。

**Kagami是宇智波家谁啊。。。

脑阔疼


看到他们变身那段不由感叹这怕不是硬核狼人。看到泉奈都被扉间信息素糊脸,还跟扉间打了一架以暧昧姿势结束都没把誓死不从按部就班的发情期提前就知道这应该不是什么硬核abo。宇智波应该是ao平权做的很好,毕竟打不过就是打不过,千手这边大alpha主义导致扉间跟泉奈脑电波对不上啊感觉。嘛,我也是边翻边看,后面剧情怎么样不清楚,瞄了眼肯定是he,有肉,皆大欢喜。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翻完,今天踩着高跟鞋暴走两万步,感觉自己要起飞了。


补了点宇智波件套的剪辑,在学化妆的我很羡慕了,想找宇智波学画眼线,找鸣太子学画眼影。

评论 ( 16 )
热度 ( 24 )

© 桓政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