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翻译】【侵删】In the Wake of Afterthought by Ellesra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526812/chapters/36042936

 本文是宇智波鼬重生,可能会有黑角色比如团藏、三代目火影,其实我还没有看完,只是原文的语言很吸引我,就尝试翻译了一下。喜欢的话请到原文作者下面点小心心。这里第一次用LOFTER,有什么错误还请多多指教。


 三思之后

Summary:很多年过去后,宇智波鼬有机会重新思考他的选择。如果可以的话,很多事他会有不同的做法。

 第一章:阴谋与诡计(上)

这些年过去,火影的办公室没有改变多少。鼬淡漠的想着这些无意义的事。他的思维是一片空白,只有游离的旁观和一直存在的冷淡的怀疑。在另一段人生中,他全心相信着火影。这个人简单的的命令就能引导人们的一生,也能结束无数人的性命。三代目火影,这个忍者判定了鼬整个家族的命运,而鼬曾经也在这里,准备遵循这一如既往的模式。

“鼬君,我以为你有一些重要的事情告诉我?”火影问到。

鼬眨眨眼,一秒,两秒,慢慢皱起了眉。自己一向是敏锐且不偏不倚的。他知道自己现在表现的与以往不同,但除了沉默,他无言以对。

终于,他从嘴里蹦出字来“火影大人,我认为对宇智波的决策已经不再安全了,”他像只是在陈述早已考虑好的判断,毫无疑问,毫无动摇。

当一个宇智波毫无动摇的时候,他就会坚定不移的行动。

这是他父亲的话,鼬曾把这句话铭记至死。

“你能忍受这个任务吗?”火影问,鼬从他的声音中听不到任何倾向,他也不指望得到什么。猿飞日斩不仅仅是个忍术学者,而且还是个称职的忍者,但这不是他能坐上火影位置的唯一原因。这个男人谨慎的对待同盟,可能的敌人。有的人,比如团藏,认为这是他的弱点。但是鼬知道三代目火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已经仔细考虑过了,火影大人。我认为这样的行动会引起战火。或许短暂的平静可以持续一段时间,但是未来的某一天,一定会有人认为木叶已经变得衰弱从而重新燃起战争。我们刚刚逃过了一场灾难,没有四代目和宇智波的木叶很容易被觊觎。”

火影沉吟不语,他把烟斗送进嘴里靠回椅背,长长的送出一口气,好像很放松的样子。但是鼬知道,这个男人现在紧紧的绷着。

“我以为我们已经考虑过这件事了。未来可能爆发的战争是不能和近在眼前的内战相提并论的。如果宇智波试图发起政变,一定会立刻引起其他村子的注意,这将会是他们雪耻并夺回输掉的资源的大好机会。”

一片静默,鼬当然思考过这些事。不仅仅在他参与到这个计划的一年中,在这之后的十多年里,他都曾翻来覆去的思考,试图找到其他的解决方法。

“我们只需要杀死一个人,火影大人。如果我的父亲去世,我将会成为族长,因此我将有最终决定权。我会逐步改变宇智波一族,分解他们的联合,直至宇智波一族完全融入木叶。这需要时间,但是我确信是可行的。”他的手颤抖着,但面不改色,只紧紧捏了下拳头想要制止自己的颤抖。

火影应该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但只看了他几秒。办公室里的挂钟滴答响着,良久,火影点了点头,默许了。鼬没有显露出他的惊讶。“我会再给你一年,鼬君。但是一旦情况变得对村子不利,你必需马上行动。”

一离开火影办公室,鼬立马感到一阵晕眩,胃里翻江倒海的厉害,像是电流灼烧。这将会是一个机会,让他能够重新拯救他自己、他的家族,还有,佐助。佐助将不会再次面临不得不杀死自己的局面。

鼬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看到希望的曙光了,即使他现在还年轻,甚至还笨拙,现在更是尽力的想停下仍在颤抖的双手。但他的家和他的村子都还安全平静,他将确保这种宁静一直持续下去。

///

“哥哥!”佐助的声音在鼬听来那么小,那么清脆,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鼬还是改不掉老习惯,不由自主的轻点弟弟的额头,朝他微笑。鼬屏住呼吸,感觉空气艰难的从肺里逃逸出来,这是血继病的症状,但将是很多很多年之后的事了。现在,没有什么比佐助对他皱起的小脸和在门口迎接他的妈妈看到这一幕后宽容的微笑更重要的事。现在他的家人都在他身边,每个人做着自己手上的事,鼬在这一瞬间觉得,这世上没有什么能够伤害他。

就像没有人能密谋屠杀他们一样。

接下来会有很多准备要做,但是现在,他只想跟着妈妈去餐厅,然后坐到弟弟身边。

“你的任务怎么样?鼬。”美琴打断了正拉着哥哥喋喋不休的佐助,佐助也很乐意话题转到鼬身上。他大大的眼睛崇拜地看着自家哥哥,但是鼬从未像现在这样感到自己不配。

“都很好,妈妈。”鼬回答,虽然他已经不记得自己的任务到底是什么了。在写轮眼的帮助下他的记忆在脑子里清晰无比,但是写轮眼不会记住具体的时间。他记得住很多细节,但某个具体事件发生时他有多大是不会被写轮眼记住的。之后餐桌上安静下来,木质地板传来嘎吱嘎吱的声音,鼬的父亲走进来坐下,开始用餐,鼬也拿起了自己的筷子。

“我听说你又被火影传唤了,”富岳说,他深色的眼睛盯着鼬。鼬点点头,放下餐具,“火影是有一点担心。”他直言不讳,看着他父亲混杂着审视和暴怒的表情。作为教给鼬永远不要放弃任何东西的人,富岳的脸对鼬而言像一本摊开来的书,毫无掩饰。他的妈妈握紧富岳的手,想缓和下现在的气氛,但是富岳现在充满攻击性。

“他知道了什么,或者你告诉了他什么。”富岳站起来,鼬也离开了座位,但只是平静的看着他。

“和我们族没有关系,父亲。至少与我们不是直接相关。”

富岳的肩膀放松地垂下,但示意鼬继续说下去。

“火影认为他的顾问们想要削弱家族。”一听这话,身为族长的富岳脸上很快又浮现出怒容。“但自从四代目去世,三代目就站在我们这边,但他试探您是想要知道您是否忠诚。”鼬说完后就坐下了,把目光放回佐助身上。佐助睁大了眼睛,还不能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的父亲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小儿子。当鼬收回目光时,富岳也恢复了平静。“之后再谈吧。”富岳结束了这个话题。鼬面无表情,没有更多反应。而在他对面,他的母亲用微笑掩去了若有所思的目光。

Tbc.


原文只看了一点点,就被下面这段吸引了,很温柔的感觉,实在没忍住发出来分享下。我英语不行,翻译的不好,大家可以自行鉴赏下这段,鼬重生从火影办公室出来回到家里:

“Aniki!” Sasuke’s voice was so small, so shrill, and even though years had gone Itachi couldn’t help but return to old habits. He poked his finger to his brother’s forehead, smiling down at him in a way that made him feel like his breath had a hard time escaping his lungs again. There was a sickness in him, but it was years and years away. It wasn’t important, not like Sasuke frowning up at him or his mother smiling indulgently from her position in the doorway or the subtle, yet ever present feeling of an entire family around him, all doing their daily chores like nothing in the world could hurt them.

Like no one would ever plot to slaughter them all.

There was preparation to be done. But maybe, right now, he could follow his mother into the kitchen, and sit down beside his brother.


评论
热度 ( 23 )

© 桓政委 | Powered by LOFTER